域外心声之“我在敖德萨教汉语”——南师大孔院志愿者教师李陈茵

在历时十几小时的飞行之后到达了遥远的有着“欧洲粮仓”美誉的东欧国家——乌克兰。初到敖德萨时,正是阴雨连绵的天气,从温度三十多度的地方跨越到了温度个位数的地方,暗想这就是欧洲阴冷的气候吧。由于气候不佳,飞机在黑海上空盘旋了好一会儿才降落,随后又在出关处被抽查花费了不少时间。好在一出关就看到等候已久的孔院老师和秘书们,在这个陌生的国度里也生出家一般的感觉。本以为在这个北纬46°的地方,一定是灰色的天空带着黑色的凌厉的风,刮着为数不多的枯黄树叶瑟瑟发抖。而接下来的日子证明这个城市和我的想象是截然不同的。大海、阳光以及美丽的乌克兰女子都让这个城市的美丽得以最大化的展示出来。我不希望自己用有色的眼光去评判事物,只有踏上那片土地,才会知道曾经的无知。就像过去每个阶段,命运交给我一张白纸一样,这片土地对我来说将是一片白色,那些传言的忧喜苦乐全不计较,也无须保存,在这里的每一瞬间、每一件事、每一个人将重新组成乌克兰这幅画。 从2018年9月底至今,在敖德萨度过了四个月左右的时间,在生活和孔子学院的工作中,我想“简单”和“率真”这两个词可以概括这四个月的感受。到达乌克兰不久后,正逢孔子学院日活动开展,这便成了我在孔子学院的第一个活动。中方和乌方工作人员的高度配合让我惊讶,所有人都用十二分的精神在工作,还有很多人自愿牺牲午饭的时间为了让乌克兰市民更加了解中国文化,一直到孔院日结束,所有人把用具材料从城市花园带回孔子学院的过程中,热情度都没有丝毫降低。还有在图片展、岗中培训等等各项活动中,我都能看到每个人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像一个大家庭般聚在一起努力着。乌克兰的生活节奏相对比较慢,但在工作中大家的高效让人惊讶。印象很深的一件事是:有一天中方工作人员开会开到比较晚,秘书处也没有下班,而是用简单的工具和材料做了肉饼等待我们开会结束。我想大抵是一种率真的性格让大家能像大家庭一般,也是简单的态度,使得大家在工作中有着十二分的热情。 我的教学点是敖德萨第一中学,教学对象是9岁-16岁的中小学生。我的心在第一节课就被孩子们融化了。一张张天使般的脸蛋流露着对中国的好奇,即使语言不通也要努力用谷歌翻译进行交流。有的孩子去过中国,迫不及待地分享她看到的中国,有的孩子带着热切的目光介绍自己,有的孩子问出“中国有没有肯德基”哭笑不得的问题。这些可爱的孩子们也让我看到了在身边推广汉语的意义。通过这一学期的汉语教学,让我对中小学教学有了更多的理解。中小学教学和教成年人汉语有很大的不同,中小学汉语教学的对象为儿童,若课堂教学形式单调、内容枯燥,学生的学习兴趣和学习热情很难长久保持。要寓教于乐,尽可能的给枯燥的语言学习增添一些乐趣。要针对儿童开展课堂游戏,除了规划课堂外,课堂管理上也有很大不同。成年人多数比较自律,目标明确,可以很好地约束自己,课堂管理相对轻松。但是对于小朋友来说,如果仅是正常的上课,肯定是无法镇住他们的,他们需要多一点的规矩或者是叫契约。如何让他们能够配合上课,才是保证上课进度的关键。除了各种技巧和专业知识之外,最重要是要有更多的耐心、爱心和更多的自我思考,将自己带入孩子的世界,用心对待学生。
曾经向往过当老师,觉得老师是个神圣的职业,大部分老师把喜怒哀乐各种不同的感情献给了学生。人自身有他的力量,它从生活的枝条上抽枝发芽出来,多一根枝条,就多开一层花,越来越茂密繁盛。在很多复杂情感紧紧相裹中,老师留给学生的往往是纯粹的爱。如今自己也站在这三尺讲台上,愈发明白教师的意义。一个教师,如果他能把自己的影响力辐射到学生后续的生命时空里,对一个人产生了深刻而持久的影响,那真的可以称得上教育了。虽然现在只是教中文,还无法影响引领学生,但如果学生能有所收获那也是教师的意义所在吧。

文字/图片:李陈茵

排版:吴晴晴

域外心声之“不忘初心,砥砺前行”——南师大孔院志愿者教师赵琳

志愿者教师

宁夏大学

2017年8月至今

转眼间,我来乌克兰已经将近一年半了,时光如白驹过隙一般转瞬而逝。此时此刻的我坐在电脑前,静下心来,脑海中反复回顾着这三个学期以来的点点滴滴,所有的一切经过时间的打磨,都沉淀成了最美好的回忆。这一年半以来我不仅见证到了乌克兰南方师范大学孔子学院的变化发展,也感受到了自己和同事的成长提升,内心真的无比充实与感动。
一、生活篇
现在已经是我在乌克兰南方师范大学孔子学院工作的第二个任期了,与第一任期相比,我在生活上的感受明显不同。还记得第一任期赴任时,我与另外三名志愿者教师怀着忐忑与激动的心情一起踏上了未知的旅程,我激动的一路未眠。第二次踏上乌克兰的国土时,我同样激动的一路未眠,但不一样的是:这一次我是一个人,我没有任何忐忑和不安,因为我不是去别的地方,而是回到了自己的另一个家。 现在的我早已适应了这儿的气候、交通和饮食,这一点很重要,因为在自己喜欢的地方做着自己喜欢的工作才是有意义的人生。我所在的城市敖德萨位于乌克兰南部地区,这里四季分明,气候比国内大多数城市更加宜人,这儿没有雾霾,冬天也没有那么寒冷……敖德萨的每一个季节都美得像童话!尽管这儿的基础交通设施同大部分欧洲国家一样,相较国内略显落后,但是有轨电车、公共汽车、出租车……完全可以满足我们的出行需求。对于一个不会俄语的我来说,在这儿出行都完全没有问题。因为大部分敖德萨人民都非常友好,无论何时何地遇到了困难,尽可放心地向当地人求助,他们都会热心地帮助我们。在这儿,中国餐厅、乌克兰餐厅、意大利餐厅、土耳其餐厅、格鲁吉亚餐厅、克里米亚餐厅、希腊餐厅……应有尽有,我们可以品尝到很多国家的特色美食,不同味道的意大利面、不同风味的披萨、不同馅儿的饺子,还有那各式各样美味的蛋糕和巧克力……在这儿,我们完全不需要担心饮食不适应的问题,我们需要担心的是我们的体重问题! 还有一点需要提出来,敖德萨没有战争!敖德萨很安全!这儿生活节奏很慢,生活也很安逸。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次难得的修行机会,我们有时间慢下来思考,我们可以更好地沉淀自己,积蓄力量。

二、教学篇

这一年半我都是在南方师范大学孔子学院本部工作,短短的一年半时间里,我教授过入门班、初级班、高级班、二外班、HSK考试辅导班、奥林匹克汉语知识竞赛辅导、大学生汉语桥比赛辅导…… 我第一年教授的大四文学班里有一半的学生现在都在攻读汉语硕士学位,有的是在我们孔子学院,有的是在中国。还有的学生在乌克兰的中国公司从事翻译工作;有的学生在我们孔子学院教学点担任本土汉语教师……看到她们在学习汉语和传播中国文化的道路上继续前行,作为一名汉语教师我真心为我们的祖国和我们孔子学院感到骄傲和自豪。 这一年半我都是在南方师范大学孔子学院本部工作,短短的一年半时间里,我教授过入门班、初级班、高级班、二外班、HSK考试辅导班、奥林匹克汉语知识竞赛辅导、大学生汉语桥比赛辅导…… 我第一年教授的大四文学班里有一半的学生现在都在攻读汉语硕士学位,有的是在我们孔子学院,有的是在中国。还有的学生在乌克兰的中国公司从事翻译工作;有的学生在我们孔子学院教学点担任本土汉语教师……看到她们在学习汉语和传播中国文化的道路上继续前行,作为一名汉语教师我真心为我们的祖国和我们孔子学院感到骄傲和自豪。

三、文化活动篇

我们孔子学院每年都会举办大中型几十场文化活动,例如孔子学院日、孔子学院开放日、国庆图片展、汉语桥比赛、汉语教师志愿者岗中培训…… 在文化活动的过程中,考验的不仅是个人的工作执行能力,还有团队的合作能力。说到这儿,我不得不佩服我们的活动主管——金璐璐老师,她不仅能发现我们每一位志愿者教师身上的闪光点,发挥我们每个人的优势,把我们安排在合适的工作岗位上,她还能在每场活动中统筹全局,在如此庞大的一个团队里,她清楚地了解每一位志愿者教师的具体工作,并随时能给我们提供指导和帮助。 我们举办的每一场活动,活动前期都有非常详细的活动方案以及活动备选方案,活动后期都有活动总结。活动过程中,中乌双方全体教师和学生都会参与进来,每个人各司其职、各尽其责。每场活动都能顺利、成功地开展,每场活动下来,我们每个人都能收获满满。 正是这样一个有凝聚力的团队,才使得我们的工作能高效地完成;也正是这样合理的分工,才使得我们每个人都能在活动中有所得;正是我们孔子学院每一位教师的默契配合,才使得我们在每一次活动后变得更加紧密和团结。

四、后记

看到这儿,我相信大家一定会明白我为什么选择留任了。是的,因为这是一个优秀的团队,因为这是一个积极向上的团队,因为这是一个充满无限可能的孔子学院。在此,我感激我们孔子学院给我提供了一个可以让我得到锻炼和提升的平台,也感谢这一年半以来,我们孔子学院的中乌院长、副院长、我的三位主管教师、所有中乌同事、所有学生以及我在乌克兰遇到的所有热心市民对我的关怀和帮助。我会时刻感恩并牢记着自己的责任和使命,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最后,祝愿我们所有的汉语教师志愿者在世界各个角落都能美丽地绽放!祝愿我们的汉语推广事业越来越成功!

文稿/图片:赵琳

编辑:吴晴晴

汉教志愿者|乌克兰:黑海明珠上的汉教日子

“在乌克兰敖德萨呆久了,我发现,自己不仅是在改变着学生,也开始一点点地被淳朴的当地人改变了,变得特别容易开心满足。无论那是夏日里一丝微风、冬日里晴朗的雪天、春天里雪融之后树上冒出来那几朵小桃花,还是秋天里一夜变黄的街道绿植,这些一点点的小确幸,都能让我开心好久。我想,这应该正是汉教之路的魅力所在吧。”
                    暨南大学华文学院2017级 汉语国际教育本科毕业生 乌克兰南方师范大学孔子学院志愿者教师 赵凤鸣
 

一年级孩子作品《我的朋友在哪里》

黑海明珠上的汉教日子

“赵,我爱你!”一节课结束后,班上的一个小女生跑过来对我说出这句话时,瞬间觉得,我所有的努力和汗水都是值得的。至此,我在乌克兰担任汉语教师志愿者已经一个多学期了,回想起这段才刚开始起步的汉教之路,感慨万千。我的汉教之路,起初并不算很顺利,有过不少看似努力远多于收获的日子。但是现在再回首,那段日子既是挑战,也是磨练。 我所任教的乌克兰南方师范大学孔子学院可以说是乌克兰境内规模最大的孔子学院之一,因此,除了孔院本部以外,还涵盖了从幼儿园到大学等各种不同等级的教学点,而我所主要负责的教学点,就是其中的一个小学。在刚到任的时候,秘书告诉我,考虑到我不会俄语,这学期这个教学点还会有另一位海外志愿者教师和我共同负责这个小学的汉语教学。到了下学期,这位海外志愿者离任以后,就将由我来全权负责这个小学的汉语教学任务了。 在与时任海外志愿者教师沟通之后,我就发现了自己在该校开展汉语教学的最大障碍——语言。我本来打算从ppt上入手,弥补自己俄语不好的短处,使用一定的俄语注释,学生看着就能懂了。没想到,这个想法马上就受到了来自现实无情的暴击。那位教师告诉我,我将负责的一年级的学生,年龄从4到6岁不等,别说汉语或者英语了,连俄语字母都没认全,就算在ppt上有俄语注释,他们光拼读就要花费不少时间,还不一定能看懂。所以作为教师,一定得在课前备课的时候先把要教的句子和生词的俄语翻译背下来。还好,一年级学生初学的内容不多,把对应的俄语背下来还不算太难,加上培训时还学了一定的俄语课堂用语,我对第一堂课还是比较有把握的。
踊跃回答问题的孩子们
但是,在我的汉语第一课上,现实再一次无情地给予了我一拳重击。或许是我低估了当地小学生学习汉语的热情,第一节课的课堂算是有惊无险地过去了,完成了第一次的教学任务,但是课后却把我给难住了。这里的小孩子特别热情,也许是因为我在课堂上使用了俄语的原因吧,他们便默认我会俄语了,一下课就都跑过来对我问东问西的,然而我只能微笑加摇头,最多加一句“Я не понимаю.(我不明白)”整个与学生交流的过程充满了“尴尬”二字。看着这些乘兴而来,败兴而归的孩子们,我感到挫败之余,也在心里暗暗告诉自己,一定要尽快多学习俄语,不能因为自己的语言问题而让学生逐渐失去学习汉语的兴趣。 幸运的是,孔院考虑到不少新到任的志愿者教师不懂俄语的情况,专门给我们开设了俄语学习小组,由孔院的学生来教我们一些基础的俄语知识。那段时间我也听了很多其他有经验的教师的课,偷偷记下了很多的课堂用语。慢慢地,虽然总体上来说,我还是说不上懂俄语,因为在生活中,还是有不少交流的困难。但神奇的是,起码在学校里,学生问我的各种千奇百怪的问题,或者跟我来报告一些课堂情况,我都能猜得八九不离十,然后用不太流利的俄语回答他们。

踊跃回答问题的孩子们

排练节目中的二年级学生
当然,谈到教学,也就不能不提我的学生了。我所任教的学校是幼儿园和小学的综合体,所以小学部只有一到三年级。学生年龄小有个好处就是不怕生,加上好奇心旺盛,每到下课的时候总感觉教室特别热闹。孩子们和我混熟了以后,常常会发生这种状况:下课了,就有那么几个学生会飞奔过来抱抱老师,有的其他孩子本来只是打算过来问问题,看到这种情况也被传染了,也要过来抱抱。结果就是,只要“下课”两个字从我口中说出来,我就会感觉自己像一块吸铁石一样,班上的小孩儿就是小铁片,我只要站在那儿,孩子们就会一个接一个地被我吸过来,层层叠叠地抱在一起,特别好玩。
下课后跑来求抱抱的孩子们
学生们的热情还不止于此,只要他们喜欢你了,就会想尽办法给你送礼物。有一次我在上课时看到有个小女生在画画,便走过去批评了她。结果下课后她却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高高兴兴地跑来把上课画的画送我,说是专门为我画的,让我哭笑不得,批评也不是,表扬也不成。
学生送的画
要是没有画画,这群孩子们就会从家里、书包里找出各种可以送人的东西,在课间送来给我。目前为止,我收到过的礼物已经有各种学生分给我的糖果、从家里带来的小苹果、橡皮筋做成的“戒指”、甚至还有中国的小零食鸭舌……学生给你送的礼物,永远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们送不出来的。
学生送的手作戒指
也许是因为班里有我这么一个现成的中国老师吧,学生们平时有什么关于中国的问题都特别喜欢跑来问我。比如这节课教了数字一到十,他们下课就会来问一百怎么说,看到自己的文具上有汉字,也会跑来问我是什么意思;还有,比如“中国有忍者吗?”或者“中国的首都是不是日本?”之类的各种千奇百怪的问题。 对于他们的这些问题,我也从来不嫌烦,只要我能听懂的,我都尽力给他们解答。顺便可以给他们普及一些有关中国的小知识。后来有一个小男孩来问我“中国有没有武士?”的时候,还没等我回答,班上另一个小男孩已经可以插话替我回答了。“中国没有武士!武士是日本的,老师说过了!”看着我的学生们从对汉语一窍不通到入门,从对中国毫无概念到有一定了解,还是挺有成就感的。
得到课堂奖品的小女孩
03
除了教学,孔院还常常举办各类文化活动,比如城市日和孔院日的中国文化展、孔院开放日、春节晚会等。每次我都会感到特别自豪,因为每到这个时候,都能遇到好多对中国文化有兴趣的当地群众。他们有的会向我们询问有关中国的问题,有的会热衷于尝试汉服、旗袍等传统服装,有的想要我们用毛笔给他们写汉语名字。当然了,每次这种活动,最热闹的还是中国美食的摊位,让我们都不得不感叹中华美食力量的强大。

左:孔院一角

右:孩子们尝试用筷子夹粉笔

在城市日尝试中国旗袍的小女孩
工作之余,偶尔抽个空在市里走走,你会发现,敖德萨“黑海明珠”这个称号真的是当之无愧。从地图上看,敖德萨主要的区都是沿海岸线分布的,在靠近内陆的那边,还有两个湖。所以,只要在敖德萨,无论你身处哪个位置,很容易就能发现一片令人沉醉的美景。敖德萨的海滩不仅有细沙和清澈的海水,还有抢起食物来毫不怕生的鸽子和海鸥。如果你有时间,只要花上十几格里,买上一块面包,到海边去一点一点地掰着喂海鸥和鸽子们,就能玩一下午。
在海边休息的海鸥
 
05
 如果你细心一点,你还能发现城市里各处隐藏着的流浪猫,说是流浪猫,它们可一点儿都没有流浪者的气质。相反,由于长期有本地居民定时定点投喂,每一只流浪猫都表现得像这个城市的主人,从来不屑于讨好路人。它们对于我们这些喜欢撸猫的两脚兽还是比较友好的,你要是愿意给它们挠一挠,顺一顺毛,它们还是可以屈尊稍微迎合我们一下下。但是等它们享受够了,才不会管你是谁,直接自顾自的回家去了。
夏天,你可以到海边喂鸽子,戏水、野餐,但是千万别以为到了冬天,这个城市就会变得死气沉沉了。来了敖德萨以后,我才发现,寒冬里被冰雪覆盖的沙滩有多美丽。离开了海边,到市里任何一个公园,你都能发现有好多家长,带着自己家的孩子,拉上家里的滑雪车,找上一块空地,就能开心好久。
  汉教志愿者往期分享: 斯里兰卡国际台斯里兰卡广播孔子课堂 彭文欣 保加利亚大特尔诺沃大学孔子学院 任艳丽 西班牙萨拉曼卡大学孔子学院 黄慧慧 印尼玛拉拿达基督教大学孔子学院 周伶俐  南非罗德斯大学孔子学院 靳飘 菲律宾雅典耀大学孔子学院 叶明慧 泰国曼谷Rittiya中学 黄禄晶 厄瓜多尔圣弗朗西斯科大学孔子学院 黄禄晶 土库曼斯坦国立语言学院 黄禄晶 老挝国立大学孔子学院 郑亚萍 泰国碧差汶皇家大学 丁俊 智利圣地亚哥长江学校 刘晓琳 庆熙大学孔子学院 庞成
文 / 赵凤鸣
编辑 / 李洁麟&黄丹丹

域外心声之“我是一名汉语教师”——南师大孔院志愿者教师王娜

直到二零一六年冬天,我已经在敖德萨生活了7年,时间不长不短,正好一个青春。 曾经的我来去于音乐与生活之间,交往的朋友也大部分都是学习音乐的人。我以为自己在读博之后会回国找工作,按部就班地完成我在敖德萨的学习生活。 可生活就是这么的不经意,当我发现南方师范大学孔子学院的招聘信息时,我当天就将简历发到了招聘老师的邮箱。我没有想过我自己要面对的是一群淘气可爱的小朋友;我也没有想过,我进入的是一个团结友爱、并且工作效率极强的一个团队! 2   我成为了一名汉语教师志愿者 在经过孔院以及汉办的面试之后,我成为了一名汉语教师志愿者。 在去康斯坦丁小学上第一节课的时候,小孩子们可爱漂亮的面庞染上了惊喜的红晕:“您是真正的中国人吗?”他们一个个这样惊呼道。 虽然在工作之前做了很多准备:去听了很多南方师范大学其他老师的汉语课,对外汉语教学的学习、了解了怎样调动课堂积极性以及备课。可是在汉语教学过程中,我依然遇到了很多的问题,比如说:我没有想到孩子们是这么的调皮,调皮到让我怀疑人生。 在刚接触这份工作的时候,孔院的老师们以及院长都给了我很大的帮助。我渐渐地积累了越来越多的专业知识,有了更多的工作经验,并且做到了多听多看多尝试多总结。 我很骄傲我已经在孔院工作近三年了,学习过汉语的孩子以及家长们通过我他们更了解中国,更喜欢中国。他们喜欢看中国的动画片《熊猫与小鼹鼠》;他们喜欢在黑板上写汉字;他们也喜欢用剪刀剪出红色的立体“春”字,感觉无比神奇、开心。他们也喜欢我给他们讲中国的春节,中国的熊猫;他们还在我画家朋友写的书法面前惊叹无比,一个个喊着我也要学书法!每次看到这样的场景,还有孩子们的笑脸,我是多么开心呀!
二、我是一名声乐表演者 进入孔院的第一个活动就是孔院的春晚,这场活动让我印象特别深刻。 从头一天的准备工作到正式演出的那天,一切的工作都被安排得井井有条。忙碌的老师们穿梭在台前幕后;我也很荣幸能在这样的一场活动中表演节目。从来宾进门开始,到演出结束,都是行云流水,大到活动整体,小到演出细节都让我为我是孔院的一员感到自豪。 在孔院,我们不只教汉语,还有不同种类的活动;我们有孔院日、孔院开放日、汉语桥比赛等等。在这些活动中,我们可爱的老师们忙碌奔走,工作态度积极。 我们也不只有孔院的活动;我们还有在教学点的活动,每位教师每年都要有一到两次的活动以及一次公开课;在学期开始,有教学经验交流会;学期结束还有工作总结报告会。老师们有机会展示自己的教学成果,分享自己的教学经验。在孔院,教师们互帮互助、互相进步。
三、在孔院工作的心得
教学方面
我并不是对外汉语专业,在专业知识方面仍然有所欠缺。但是,怎样能让孩子们开开心心地学中文呢? 一个是内容要精;再一个是将所有能变成图画的词,就变成图画;另一个就是学累了,就该唱唱跳跳了。 孩子们最喜欢在黑板上写汉字,并不需要因为他们小就不要求他们学汉字。他们喜欢中文儿歌,也喜欢跟着儿歌跳舞。
活动方面
在孔院,有很多的活动。是的有时候很累,可是总有人比我更累。我们需要做到的,是积极配合大家的工作,努力将自己负责的任务做到最好。 在孔院工作,是我做的最正确的决定。在这里,我知道了如何与领导同事相处;我变得更有自信;我知道了自己有更大的能力适应不同的工作;我见到了一群可爱的对外汉语工作者,他们认真负责、美丽自信;我的俄语提高了,我的汉语知识也增长了。 三年不长也不短,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在孔院工作的日子,我也永远会记得,我曾经是一名汉语教师志愿者。未来的路还很长,希望我也能用这三年的热情,来拥抱未来的生活

图片/文稿:王娜

编辑:吴晴晴

乌克兰南方师范大学孔子学院成功举办2019年首次HSK网考

2019年3月10日上午9时,乌克兰南方师范大学孔子学院在本部成功举办了HSK网络考试,覆盖HSK一到六级。
HSK网考是基于计算机网络的考试形式。支持在线发放试卷、在线作答全部题型、通过网络回传考试作答数据,整个考试过程实现了无纸化操作。最大限度地为考生报考提供了便利、增加了考试频率,同时也给考生提供更多考试机会。
网考听力试题音频独立播放,减少相互干扰并不受环境噪音的影响,使考生听得更加清晰。高品质的彩色画面,提高了考生的视听感受。鼠标轻点,不用再涂»答题卡»,答题方便快捷。无纸化操作,减少资源浪费。由于听力试题采用独立播放的形式,各级考生可在同一考场内同时进行考试,考场资源也得到了充分的利用。
据悉,乌克兰南方师范大学孔子学院目前是乌克兰南方地区唯一的汉语水平考试考点,每年均有大量南部及其他地区的汉语学习者前来参考,孔院内全部教师及志愿者均通过国家汉办HSK监考资格认证。南师大孔院还在不断加大汉语水平考试的宣传力度,完善汉语水平考试的相关工作,努力做好汉语推广工作。

文稿:刘艺阁

图片:金璐璐

编辑:吴晴晴

域外心声之“新任期新气象”——南师大孔院志愿者教师陈琪

今年的教学对象有所变动,我成为了四个十三、四岁华裔女孩子的汉语老师。她们活泼、可爱,青春洋溢,在她们身上可以看到中乌两种文化的缩影。她们和别的乌克兰孩子一样,某些语音、语法、声调对她们来说也是难点,有时也会“赖皮”地向我求情,不想写汉字;但她们又有中国孩子的特点,很多文化点不需要深入讲解她们就能理解,有时会提醒我今天是中国的什么节日,有时也会说他们最喜欢的中国菜是什么,她们自己会做什么……在她们身上,我感受到更多的是中国文化里的热情。 今年的高级班也加入了几个新学生,他们都去过中国,有在中国学习或者工作过的背景,所以语音、语调相对来说比较标准,而且每当我讲解一些中国新现象的时候,他们也很容易理解,所以也担当我们班的“翻译官”。 同时,今年作为听课督导组的一名成员,我还去听了几位老师的课,在他们的课上我的收获也非常多。虽然他们大部分教的都是小孩子,和成人的学习特点不一样,但是他们的认真、热情、负责任的态度以及新颖的教学手段也深深地影响了我。我真的应该多向同事们学习,更加丰富自己的教学手段,让自己在教学上更进步。 今年我们举行了孔院日活动,活动持续两天,第一天在城市公园,用一场盛大的表演拉开了帷幕。我们在现场进行了汉语小课堂、中国知识小问答、太极体验课以及“广场舞”体验等内容,设置了书法、绘画、茶艺、传统服装、图书等多个展区,还有现场拍照并获得相片纪念的活动,收到了当地民众的热烈欢迎。 同时,今年我们孔院第二次承办乌克兰汉语教师志愿者岗中培训的活动,在总结首届岗中培训的经验后,为了更高水平地办好这次的岗中培训,我们做了很多准备工作。在食、住、行、玩、学等多个方面都做了非常充足的准备。 这次的岗中培训我见到了一些旧友,我们相互分享自己在生活、工作中的烦恼与收获,也分享今后的打算。当然,通过这次培训我也认识了很多新的朋友,他们身上有很多闪光点,有的带着烦恼来,有的带着经验来,每个人都表现出了极高的热情。我们因汉语结缘,汉语因我们续缘。  

文字/图片 | 陈琪

排版 | 吴晴晴